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浪花煮茶

放逐心境 品味悠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谁之过?  

2014-01-06 14:58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参加一个酒会,我是最后一个到场的,其中有老赵、海波,我们原先都在一个单位共事过,我和海波先后调走。海波调出还不到两个月,由副科升为正科,但做着副职的活。也不太如意,好在享受正科的待遇。

老赵和我是乒友,几乎天天见面,所以见面和海波聊的要多一些。

听老赵说,海波在原来的单位一直想着调走,或想直接升为正职,但始终不得意。一年来身体还出了问题,心脏做了两个搭桥。时常在家病休。

我和海波聊天基本上是聊些他现在工作情况,他身体状况如何的话题一直不敢碰。说的都是一些面上的话。

下午回来打球,老赵问我,你说海波官升了,怎么还不好接触了?

我说怎么了?老赵说中午喝酒,他和海波打招呼,问他最近身体怎么样,他却说怎么样我人这不在这么,你不会看?

老赵说,现在你是容光焕发,不象原来那样,头发白了很多。现在精神面貌好多了。海波瞅了瞅老赵,和你没话!

老赵说,海波家办事他一个也没落,包括海波和她媳妇住院他都去了,怎么现在他这个态度?

我心里想,他刚提职你不夸官,反倒提他最不愿听的心脏搭桥之事,他能乐吗?但我没说出来,因为我也不能肯定我想的是对的,所以只是一直打着球。

是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